栏目头部广告

武汉夜生活调查之KTV

卡拉OK是人们生活中再熟悉不过的娱乐方式,它因为家庭影院的普及而走入千家万户。但作为一种大众娱乐场所,KTV在兴起的前十年里,对普通市民来说,意味着高消费和色情。经过几起几落,近年来,KTV终于找到了新的发展出路,走向了大众化。

  KTV历史

  20世纪90年代初,一批台湾商人在沿江一条街开了武汉的第一批KTV,改变了娱乐市场长久以来单一的状况。

  1995年,江边,星罗棋布着花花绿绿的帐篷,简单的音响器材,2元唱一首歌,是颇有趣的娱乐一景。2000年5月,武汉市第一家走专业化路线、健康色调的KTV———金色池塘开业,专业KTV市场启动。

  目前市场上专业KTV有三种:练歌房,这种名称从韩国传来;量贩式KTV,台湾叫法,里面设有食品自选超市;视听歌城,其模式从上海摹学,强调音响效果。不管叫法如何,经营形式却大同小异,即包房带电视。

  以前的KTV=高档

  1997年前,人们对KTV的主要印象可概括为两个词:高档+色情。市文化市场管理处的聂主任说,由于最早的一批KTV是台湾人从国外照搬进来,因而“小姐文化”从一开始就伴随而来。在那时,有KTV也就有“小姐”,KTV成了色情的代名词。因而,高消费便成了KTV的另一个特点。据介绍,那时,一间包房一个晚上下来,没有上万元搞不定。

  想方设法“不近女色”

  近两年来,当滨江公园,甚至是夜总会里的一些高档KTV惨淡经营时,面向大众的专业KTV开始走俏。最早的是金色池塘,接着是新民众乐园的新时尚,去年又来了个空中补给量贩式KTV。这些KTV的特点是:批发性经营、环境优雅、设备专业、让顾客完全是为唱歌而来;同时也是大众化价位,一个小时三五十元,打折时段,十元八元就能尽兴。同时,为了改变大家提KTV就以为是色情的看法,这些KTV煞费苦心。

  金色池塘开张时,因两点轰动江城:一是创包房数量纪录,二是全部启用男侍应生。“包房批发就可以做到大众化价位,而用男侍应生就是要彻底划清与色情的界线。”金色池塘的工程总监张岳青说。一时间,这种健康、大众化的娱乐场所被广大的江城人接受。虽然后来一些走相同路线的KTV没有拘泥于用男侍应生,但以金色池塘为代表的健康娱乐成为武汉KTV界的主流。

  重提这些,张岳青第一次道出了其中的“不得已而为之”:“女性细腻的特性更适合服务,我们也很想用女服务生,但又怕传出误解,有损我们的健康形象,真是叫人为难。”张叹息道:“武汉娱乐市场健康形象的树立仍需时日。”

  专业KTV武汉太少

  虽然赶不上夜总会的暴利,但专业KTV有着良好的经营业绩和收益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据介绍,即使是在平时,像金色池塘这样的专业KTV也是夜夜满客,平均每天的客流量可达1000人次。金色池塘的夏总说,单是400万市区人口,一个家庭一个星期只来一次,市场就大得不得了,10家金色池塘都不够。

  据了解,到目前为止,武汉专业KTV不超过4家。而据业内人士介绍,在上海,这种专业的、健康的、大众化的KTV正在蓬勃发展,全市此类大规模的KTV不低于20家。在北京,仅朝阳门边上的不到1公里的街上,包房在60间以上的KTV就有3家。


标签: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这是广告